息烽在线,息烽新闻网,息烽信息网,息烽信息港,息烽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息烽房产 >

被查封房产拍卖:福鼎**院执**犯**

时间:2018-01-23 12:30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www.222.com
被查封房产拍卖:福鼎**院执**犯**

    在度过了十多天难挨的****所生活之后,王保甲和他的几名同伴终于呼吸到了久违的自由空气。

3月6日下午,王保甲带领一些人来到全国两会期间福建省领导住地,要求上访,场面一度混乱。当天,北京市****机关以“扰乱该地区公共场所秩序”为由,依**对几名主要的上访人员进行了****。

“我们当时那样做也是情势所逼,但现在想来确实方式上是不妥的。”事后,王保甲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。

让他略感欣慰的是,福建省相关部门已经收下了****材料。在王保甲和他的同伴们看来,“盖子总算被揭开了一小点。”

    陷阱

2007年10月,刊登在北京一媒体上的一则拍卖公告引起了王保甲的注意。这则公告称,受执**机关委托,将于近期拍卖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建国门建国里二巷94号建国公寓A座22套商品房。起拍价是为3000万元人民**。

平均下来,这些房产每平方米的起拍价大约在1万元。这让王保甲心动:这些商品房所在的区域是北京的黄金地段之一,房价一般在每平方米2.5万元左右。

王保甲是北京市秦龙房地产开发****(下称“秦龙****”)的总经理,他所在的这家****拥有北京市房地产****资质。如果能顺利拍得这批房产,再出售,对秦龙****来说,是笔好生意。

王保甲没有想到,从他决定参加拍卖起,一个巨大的灾难就已经等着他了。

拍卖是由福建省福鼎市人民**院委****州市的一家拍卖****组织进行的。2007年12月11日,秦龙****在福州以6134万元拍得22套商品房,其中134万元为拍卖佣金。随后,秦龙****支付了2224万元的前期款,并开始针对如何办理过户、房产证登记手续等问题向北京市相关部门进行咨询。

然而得到的答复则让王保甲如坠**窖:这处房产拍卖前就已被****机关查封,无**办理过户等手续。在向北京市****部门求证后,他们得知,因为牵扯一起重大的诈骗案,这些商品房早已被查封,而且在拍卖**膊⒚挥薪夥狻

这次拍卖源于一场乱象横生的官司。

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,在2007年6月25日,福建省福鼎市人民**院受理了两起诉讼。诉讼申请人林某、董某分别以一家名为众力的****“因购买北京建国公寓商品房资金不足向其借款逾期未还为由”,要求判令众力****分别偿还二人借款本金、利息和罚息。并要求**院判令北京的一家****承担连带还款责任。

福鼎市人民**院在2007年8月1日开庭审理该案,并于当天作出民事调解。两份调解书确认,众力****应于当年8月8日前偿还林某借款本金1700万元,利息510万元;应当偿还董某借款本金1300万元,利息390万元。如众力****未按期偿还,二人可分别要求该****偿还罚息。两份调解书还认定,北京裕金****承担连带还款责任。

2007年8月9日,林某和董某向福鼎**院申请强**执行。该月13日,众力****和林某、董某签订协议约定:将建国公寓22套商品房拍卖,拍卖款用于偿还债务。8月27日,福鼎市**院裁定对该22套商品房予以查封,于同年12月11日在福州进行了拍卖,并****被秦龙****拍得。

然而,这22套商品房却成为王保甲的噩梦。在他看来,“我们已经掉进了一个拍卖陷阱。”

他们调查得知,早在福鼎市人民**院查封建国公寓这22套房产时,此房已被北京市****局查封。福鼎市人民**院属于轮候查封。按照相关**规,对于轮候查封的资产,福鼎市人民**院无任何处置权。

    乱象

在发现问题之后,秦龙****拒绝缴纳剩余部分的拍卖款。王保甲和他的同伴们一起,开始了****之路。

2008年5月30日,他们向最高人民检察院递交了《请求纠正民事调解违**申请书》。两周之后,最高检将****移交福建省检察院查办。随后,福建省宁德市检察院开始展开调查。

记者从宁德市检察院的调查结论获悉,在此案中,福鼎市**院至少存在三方面的问题:违**管辖、诉讼主体不适格、执行程序违**。

在福鼎市**院审理的这两起借款案中,诉讼金额巨大。诉讼标的分别为2261万元和1729万元。

根据《民事诉讼**》,并依据福建省高级人民**院关于中级人民**院管辖****的规定,此案应由中级以上人民**院管辖。记者了解到,从2008年4月1日起,福建省中级人民**院受理的是诉讼标的超过500万元的****,在此之前中级**院管辖的是诉讼标的超过300万元的****。也就是说,作为县级市的福鼎市**院,在2008年4月以前,被允许的受理诉讼标的不能超过300万元。宁德市检察院认定,在这点上,福鼎市**院就已严重违反管辖规定。

检察机关调查的同时,王保甲也通过多种渠道希望了解真相。他发现,在这起因欠款纠纷而引发的以房产拍卖还款的****中,作为被告众力****的**人代表何某已于2005年5月去世。而**院受理****的时间是在2007年6月25日。不得不提的是,福鼎市**院的调解书竟然还是将何某列为被告众力****的**定代表人,并认定了由**定代表人授权的一位****人。后经检察机关查实,这名****人根本都不认识已去世的**人代表。

“**人代表都已经去世了,竟然还能够授权给一个人,并让这个人作为特别诉讼****人。这样荒谬的事情,居然还在**院顺利过关。”王保甲说。

更为关键的是,众力****在诉讼中向**院提供的授权委托书等多份文件上所加盖的公章与该****的有效公章并不相同。并且该****的诉讼,根本未经股东会决议,许多股东毫不知情。

检察机关调查证实,2007年4月13日,因涉及一起重大****,北京市****局经济****侦查处对建国公寓的这22套房产进行了查封冻结。同年8月,福鼎市**院给北京市建委送达了一份《协助执行通知书》,请求协助对这22套有诉争的商品房进行轮候查封。依据《最高人民**院关于人民**院民事执行中查封、扣押、冻结财产的规定》第二十八条的规定,福鼎市**院无权执行和委托拍卖。

    愤怒

“种种事实让我们感觉到,这次拍卖从开始之初就是一个骗局。”王保甲说。

让王保甲感到愤怒和不解的是,就在检察机关收到他们的申诉书,并启动调查程序之后,福鼎市人民**院给秦龙****下发了一份令大家无**接受的民事裁定书。

这份落款为2008年6月26日的裁定书称,秦龙****于2007年12月11日以6000万元竞得拍卖标的,并约定在一个月内付清全部价款。但至今只支付了2100万,余款拒不缴纳。经本院催缴,仍未补交。**院将根据相关规定重新进行拍卖。

福鼎市人民**院同时在裁定书上表示,重新拍卖时,原买受人秦龙****不得再参与,重新拍卖的价款低于原拍卖价款造成的差价、费用损失及原拍卖中的佣金,由秦龙****承担。

几天之后,福鼎市**院再次发函给秦龙****,决定于2008年7月18日进行重新拍卖。由于秦龙****向福鼎市**院发函表示强烈反对,并指出了该****中存在的诸多问题,拍卖没有按原计划进行。

“原本以为我们指出了种种问题,**院会认真考虑并纠正错误,结果发现这是幻想。”王保甲说。

2008年10月9日,福鼎市人民**院启动重新拍卖。在秦龙****并不知晓的情况下,这22套房被北京的一家****拍得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